广州股票分析个人爱好组

时隔5个半月,金鹿财行这颗雷还是爆了

金融客平台2017-12-28 01:08:58

>>>>

小编推荐

9月13日,上海市长宁公安分局以涉嫌非法集资对“金鹿财行”“当天财富”两家融资平台进行立案侦查。


今年3月底,“金鹿财行”爆发兑付危机,随后其所属的快鹿集团成立兑付工作小组,称兑付工作最快7月最晚10月将启动。



9月13日,据上海市长宁公安分局官方微博消息,长宁公安分局对“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两家单位立案侦查,并对相关责任人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今年3月底,金鹿财行因兑付出现问题遭到广大投资人的围堵,随后其所属的快鹿集团成立兑付工作小组。5个多月后,金鹿财行被公安机关正式立案调查。从快鹿集团发布的消息和相关的媒体报道来看,在此期间快鹿曾兑付了一部分资金。



金鹿兑付危机爆发,缺口3亿


来源:投资者报,转引自腾讯财经

记者:王宇

时间:2016-4-5


近日,上海快鹿投资集团(下称“快鹿集团”)旗下理财平台上海金鹿财行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金鹿财行”)遭投资人围堵挤兑,且一度发生3名记者采访被扣留事件。至此,前者的风险继《叶问3》票房造假引发种种风波后再度发酵,而后者的兑付时间表更让投资者焦灼不安。


3月31日,金鹿财行针对到期未兑付投资者发布最新《兑付公告》。通过公告,《投资者报》记者得知,该公司确认目前平台资金缺口为3亿元。该公司明确表示,目前将暂停兑付,并将在一周内,向所有金鹿财行在账客户出具兑付情况说明函,并向可能发生延迟兑付客户,提供明确的兑付计划。对于未来进展,该公司表示将于近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届时将公布平台的实际经营状况、遇到的问题以及详细解决方案。


此次发生在上海总部的投资者围堵事件,促使金鹿财行做出针对到期未兑付投资者的最新《兑付公告》。该公告给出了兑付方案,并对近期发生的事件进行说明。


公告称,经金鹿财行确认,目前平台资金缺口为3亿元。源于在该平台的众多产品中,有部分与快鹿集团合作的影视宝产品中存在部分流动性不足的问题。


此外,金鹿财行明确表示,目前将暂停兑付,并将在一周内,向所有金鹿财行在账客户出具兑付情况说明函,并向可能发生延迟兑付客户,提供明确的兑付计划。针对延付期,金鹿财行表示,将继续向客户支付一定比例的利息,直至兑付完成。


兑付危机事件迅速发酵后,用于兑付的资金来源成为关注的焦点。对此,金鹿财行在《兑付公告》中指出,快鹿集团已承诺将提供总价值不少于30亿元的资产,作为客户兑付的抵押担保,并于近期与相关客户签订补充担保协议。而金鹿财行方面表示,将承担连带责任。



集团承诺兑付,并购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


来源:东方早报

记者:陈月石

时间:2016-4-7


4月6日,上海快鹿投资集团召开新闻发布会,对金鹿财行及当天财富等出现的兑付问题进行正面回应,该公司新任高管全部出席,并表态将并购金鹿财行及当天财富,承诺兜底兑付。


即刻启动并购及重组


快鹿集团称,即刻启动对金鹿财行、当天财富等平台的全资并购及重组工作,以便统筹解决目前面临的兑付问题。


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是一家民营企业,成立于2003年,按照其官网消息,目前快鹿的四大核心板块分别是金融、电影文化、互联网和核心实业,并通过并购重组控股了多家上市公司。而在金融领域,快鹿集团直接设立的公司有东虹桥小额贷款公司、东虹桥担保等。而此番将全资并购及重组的金鹿财行以及当天财富,该公司对其定位是战略合作伙伴,从股权关系看并无直接联系。


自3月25日以来,金鹿财行陆续出现部分客户资管类产品到期后,未能按期兑付的情况。3月31日金鹿财行发生兑付危机当天,金鹿财行发布公告称,在其推荐的众多产品中,有部分与上海快鹿投资集团合作的产品,经后续回款跟踪及严格排查,发现存在部分流动性不足的问题,资金缺口在3亿元左右。


同一日(3月31日),金鹿财行宣布暂停兑付。


当天财富方面4月1日则公告了兑付压力,截至4月30日(注:此处应是原报道笔误,应为3月30日),到期产品兑付总额为15亿元。


兑付方案


4月6日,快鹿集团给出的所属理财产品的兑付方案为:



  1. 兑付工作最快在今年7月1日,最迟在10月1日启动;

  2. 全部兑付将在2018年的3月31日前完毕,所有兑付延迟期不会超过产品合同兑付期后的14个月;

  3. 兑付的原则是按照原来购买理财产品的到期日为序,连续4个月分期兑付完毕;

  4. 兑付的利息在合同期内按照合同规定利率执行,在延长期内一律按照年化6%利率执行;

  5. 对于有特殊情况的客户需要“特殊兑付基金”在产品到期迅速兑付的,必须经过“快鹿资管产品收益权兑付工作小组”的审核通过和监督,没有任何个人有优先兑付处置权利;

  6. 公司将提供资产交易平台服务,让理财产品持有人可以“登记-交易-交割”所持产品,并协助完成各类手续。


新的领导班子


在原董事局主席施建祥4月5日宣布因病辞职后,新的快鹿投资集团领导班子也在4月6日发布会上亮相:徐琪出任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黄家骝任集团执行总裁,方晓耀、任意任集团副总裁。


在发布会上,快鹿方面称,金鹿财行CEO张伯伟已经失联。


徐琪称,3月31日事件当天(3月31日金鹿财行发生兑付危机)张伯伟突然消失,自己也争取联系过发过短信,没回,电话也没接,原则上从公司角度是“不知去向”。


那么,总体的资金缺口有多大?快鹿方面并没有给出具体数据,徐琪表示,主要出现在小贷资产包和电影相关的资产上,这些资金链产品的缺口让整个资金链口子被撕开。


而从现在到7月这段期间,跟快鹿相关的所有理财产品全部停止兑付,在此期间,快鹿方面称将快速筹措一笔资金,以应对一些家庭生活有困难的特殊投资者;此外,这段时间将用于处置资产,筹集20亿到25亿元资金用于再次兑付。



临危受命的董事局主席三起三落,几度离职


半个月内两度离职

来源:界面

记者:苗艺伟


快鹿投资事件管理处置委员会成立后,投资者们期待已久的兑付进展并未到来,而是再次被演变成“两派”的人事斗争拖延。


6月29日深夜,快鹿官网发出任免通知:免除徐琪董事局主席职务,以及与集团相关的一切职务,并任命韦炎平为董事长,全面管理推进经营工作。同时,韦炎平单方面宣布解散管委会。


徐琪方面则对任免通知回应:此次任免是原金鹿财行董事长韦炎平的单方面行为,集团不配合管委会,他认为,施建祥才是实际控制人,“施总对现在的情况表态:第一他不知情,第二他不会同意,第三他会解决的。”


这已经是徐琪第二次“被辞职”。第一次徐琪“被辞职”是6月15日,快鹿集团官网挂出了一封《公告》,称集团通过了徐琪的主动请辞,但在当日的投资人情况说明会上,徐琪与集团执行总裁黄家骝发生分歧,结局是徐琪在各方挽留下暂时留任,执行总裁黄家骝声明辞职。


6月22日,快鹿集团公开宣布成立投资事件管理处置委员会,该管委会由七人组成,快鹿集团代表有三位,由韦炎平、徐琪、施建兴(全权委托任意先生为代表)出任,投资人代表四位。发布会上,召集人董荣宣布管委会将是上海快鹿投资事件管理处置的最高协调与决策机构,并且管委会的成立及细则已向政府相关部门报送。


29日,韦炎平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称,管委会“七人小组”将解散,重组兑付团队,但原定的特殊兑付资金增加1亿,以及7月1日恢复月收益产品兑付两项承诺不变。


一个月后又第三度离职

来源:中国网


据澎湃新闻网26日晚间报道,快鹿兑付危机又有了新消息:快鹿集团管理层再次变更,已经三起三落的董事局主席徐琪将正式离开,8月份将开始全面兑付。


7月26日,快鹿现任董事局主席徐琪向澎湃新闻表示,目前快鹿已经筹集20亿资金,8月开始全面兑付。而他在快鹿的任务已经完成,即将逐步退出集团事务。眼下,快鹿仍然需要面对超过20万的投资者和超过100亿元的未兑付资金。

版权声明


本公众号致力于优秀文章的发布和转载。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通过微信留言的方式联系我们。我们更热忱欢迎原创作者在本微信平台或《金融客》杂志发布原创文章。


《金融客》杂志是公开发行的专业投资类杂志,以贴近市场为特色,涵盖证券市场、PE/VC、海外投资等领域。

想查看往期精选好文?在本公众号下回复“股市”“房地产”“宏观”“注册制”“外汇”“大宗商品”“高频交易”“供给侧改革”“公共政策”等关键词,即可查看相关精选文章。


《金融客》杂志订阅方式:


邮发代号:4-912

团购热线:+86-21-54610056


 网上订阅,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任何投资交易建议。任何人因使用本内容而产生任何直接或间接损失,均与我们无关。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